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慈明高中:淺談班級經營與教學

       回台北的高鐵上,我在想:「人生有時候,不是我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是環境讓我們成為這樣的人。」

從協志到慈明

       因為這次的演講,再度見到了玉玫,中間隔了十三年。

       玉玫是我協志高職的同事,短短一年的同事情誼,緣份卻很深。我看著她帶著博堯,還要學校與家庭兩頭兼顧,只有佩服和心疼。

       帶給玉玫的禮物掉在高鐵上忘了拿,只能安慰自己:「玉玫可能吃素吧!」

       玉玫開車帶我繞著慈明,一一介紹校園裡的環境,我最記得的是手持代表學校各科器物的文殊菩薩,法相莊嚴。

       玉玫帶我走了趟教務處,見到了丁茂栓主任和雅芳,一如玉玫說的,大家都對她很好,連帶地也讓我感覺到格外的溫暖,謝謝丁主任的伴手禮,謝謝雅芳特地留下來等我的心意和平安符我這才明白為什麼車一開進慈明,玉玫會說:「我們學校是教育部評鑑特優學校,全國只有二十二所,很不容易耶。我們只要想辦什麼活動,主任都會全力支持。」以學校為榮溢於言表

       我終於可以體會她不停地跟我介紹慈明一草一木的心情,是真心的把這裡當成家,一個可以依託的所在,就像遠方親友來導覽家裡的一磚一瓦一樣,每一塊磚瓦都是故事的素材。


    玉玫說,演講結束後,要帶我去佛堂走走,會讓心裡平靜許多。


最常被問到的問題

一、不同科別(幼保、餐飲……等)學生程度落差很大,該如何教學?

我低沉的聲音自小不受音樂老師青睞。小學六年,老師不曾讓我上台參加過班級合唱比賽,一次也沒有,當時年紀小沒能力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當了老師以後,了解了合唱比賽歌聲好壞是其次,比的其實是團隊向心力、班級默契的高昂士氣,可貴的是練習過程的血淚交織,付出愈多的爭吵與協調都是無可避免的。這些,都沒我的份。

老師至少應該讓我上台搖搖鈴鼓或是敲敲響板之類的,而不是讓我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如果學生落差這麼大,老師就幫學生尋找天賦囉與其改變缺點,不如發揮專長,學生也能根據自己的方式學習,皆大歡喜。


二、被投訴時該怎麼辦?

先體認到「人見人愛」只是童話裡的情節,老師不能鄉愿只想當個濫好人,只能堅持走對的路,等待有一天被看見,然後,風向就會改變了,社會上多的是見風轉舵的人。詳見新店高中:班級經營實戰策略(下)二十萬教師的心聲

三、學生不配合老師的教學活動怎麼辦?

如果自覺活動具可行性,有教育意義,老師不能鄉愿只想當個濫好人,只能堅持走對的路,學生就會有感覺,然後,風向就會改變了,學生也是會見風轉舵的,這也沒什麼不好。詳見 「超級領導力」初階班課後心得

我是什麼樣的人


回台北的高鐵上,我在想:「人生有時候,不是我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是環境讓我們成為這樣的人。」

如果沒有以前那些受挫的學習經驗,如果沒有以前那些接二連三被投訴的經驗,如果沒有以前那些上課翻桌對罵的學生,正因為這些都真實地發生在我的生命裡,除了在淚光中站起來,我別無選擇。是環境讓我成為重視每個學生是獨特個體的老師,同樣地,我希望我的女兒也能遇到這樣的老師。」


 明年再去慈明,一定要去佛堂走走。我跟玉玫都這麼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