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新店高中:班級經營實戰策略(下)二十萬教師的心聲

置之死地

我曾因家長投訴在學期中遭學校撤換導師一職,問不出原因為何


學期中的人事異動本就吊詭,學生們傳來傳去很快就知道老師失勢,甚至繪聲繪影地編織所有可能被撤換的理由,這種眼見為憑的勝負提供了學生們識人的參考。

本來對我的存在就視若無睹的學生,趾高氣昂的走過我身旁,雙目直視鄙夷地看著我。好加在,還是有些可愛的孩子,不管我坐在哪個位置,看到我始終都說「老師好」僅僅三個字,是那時最強大的支柱。

四面楚歌

眼淚在自我否定與他人眼光中日復一日地流個不停,昔日的自信潰不成軍。

那時候,似乎得了被害妄想症,想搞清楚究竟是哪個學生﹖學生究竟是敵還是友?到底是該教育學生、討好學生還是明哲保身?

一個人時,每每想到太史公寫作<史記>的身影:「是以腸一日而九迴,居則忽忽若有所亡,出則不知所如往。每念斯恥,汗嘗不發背沾衣也。」(因此,愁腸每天都反複回轉,在家裏就恍恍忽忽若有所失,外出就不知道要到哪裏去。每當想到這種恥辱,沒有不汗流浃背沾濕衣裳的。

我沒有一刻不感覺到自己溼透的衣襟,汗涔涔,心慌慌。

深思高舉

教師是一份充滿理想性的工作,哪一個老師不是懷抱理想﹖怎麼突然地我想到了忠而被謗,抱石沉江的屈原﹖

這十幾年,我看著身邊的老師一個個、一年年漸漸地放寬標準,不再選擇與外界協商,是選擇跟自己妥協我看著認真的同事被投訴而垂頭喪氣,我看著創新教學的同事被投訴而心灰意冷,我更看到富有教學熱誠的同事因投訴而憂鬱症纏身,這無關乎抗壓性,心意遭踐踏令人心寒,使得這年頭願意說真話的老師愈來愈少,願意改變的老師愈來愈少。

教育是專業,理應受到尊重,不容抹黑。醫生問診你不敢質疑,是因為你認同醫學是專業,那麼請相信教育也是專業,不容抹黑。

腹背受敵

學校告知老師投訴事件時,不透露該生名字,是不信任教師專業的開端。試問,教師該如何對症下藥,針對此一問題進行改善或輔導甚至與家長溝通。教育很多時候涉及了私人想法與家庭環境,「貼標籤」屬於教學專業智能,唯有如此才能因材施教,使學生受到個別化的尊重與對待。

現今學校動輒因家長投訴而約談老師,實則造成教師無謂的恐慌與無力感的增生。可笑的是校方長年來無法處理不適任教師的去留,卻一再地隨家長起舞質疑負責任的老師,實屬不智。1999不受理匿名投訴,同樣地,教師也可以無視學校匿名的告知。學校該成為教師的後盾,與老師並肩齊行才是。

親師生面對面溝通才能解決問題,投訴效用不大,卻導致教師人人自危,嚴重打擊基層教師士氣,實非社會之福。

絕處逢生

長官沒肩膀也是常態,沒什麼了不起。那麼,像我這樣因為屢挫屢敗而得獎被看見的老師只會愈來愈多,挫折絕對是人生最昂貴的助力。


去年,我獲得了台北市特殊優良教師導師類的肯定,我在跌倒的地方站了起來。同時,得到全國SUPER教師評審團特別獎,兩者選取的標準相去甚遠,以我短短的十五年年資,得到這兩項殊榮。得獎是虛榮,只想證明教學必然是專業的,「初衷」是讓自己站得更挺的力量。(其實,導師費一個月才兩千元,做牛做馬,願意當導師的人都是佛心來的。)

那些在身旁曾經鼓勵我、幫助我的人,我沒有一刻不心存感謝的。

我更清楚地明白我的學生喜歡我,是因為他們感受到我非常重視他們,不管多久以後,我必能對他產生影響,這才是教育迷人的地方。我對於我的學生向來心存感激,謝謝他們一直以來陪我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堅持到底

今天的演講只是想跟老師們說:「堅持,才能看見陽光。」

謝謝新店高中老師的回饋,把自己的心變強大了,就能堅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