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學測考不好,然後呢﹖


學測成績出爐了,學生問我「怎麼辦﹖」
四條路,繁星、申請、指考和就業。


未來怎麼走

繁星最簡單,在校百分比夠前面,校系選對了,應該很快就有學校唸。就算沒學校念也不用擔心,這些學生從高一就知道把唸書當回事,大多還是會認真地準備申請入學的備審資料,或者安安份份投入指考行列。

指考考驗意志力,爸媽要你去指考你就去,你有多少背水一戰的準備﹖你有多少次好好坐在書桌前實踐用功唸書的承諾﹖在兵荒馬亂的高三下學期心無旁鶩一心指考?「仙女,我根本就不喜歡唸書」,那為什麼要指考?指考也只是拖時間延後選填學校。

申請入學,選校系做備審「仙女那些學校都不好耶!」分數在哪裡,學校在哪裡,重點不是學校好不好,是「你」好不好。選到有興趣的系展現自己的天賦,你自會成為學校的光,讓學校以你為榮。只是為了盡快找到安頓自己的所在,只怕重蹈高中三年不喜歡讀書的覆轍。

學測考不好,又不想花心思準備指考,就先去就業,嘗盡社會冷暖後想唸書再去考大學,或者日後想念EMBA也行。沒有人規定一定要在高中畢業這一年進大學的。但是,我知道,大部分的學生和家長都會自動跳過這個選項。

考試並不全然公平

學測成績公佈讓我想到德國的會考,如果在德國,我們班的天晴、子倢和瑀柔一定很高興地準備踏入藝術領域學習,奕昕進入資訊領域,宣韶在語文領域,根本不需要愁眉不展,說考試公平根本是騙人的,這充其量只是最容易篩選的方式。在台灣,這就是遊戲規則。

先求有再求好

想當年,我好不容易唸了個五專,也是念得二二六六。當了三年的程式設計師,看著不怎麼樣的大學畢業生拿的薪水比我還多,心裡很不是滋味,再者工作內容枯燥乏味,興起插大的念頭。我選擇插大中文系,目標是有學校念就好

感受學習的快樂

大學時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在學校學習的快樂。我記得「國學概要」上李後主的<虞美人>,那一天,我一直無法跳脫李後主「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心境,沉沉鬱鬱的,我以為自己就是李後主。

對比那些高中畢業就念大學的同學們,我每天跑圖書館。我記得第一次「文字學」段考考差了,打電話回家,聽到爸爸的聲音,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從前哭成績不好是怕被罵,那一次我打從心裡為自己的表現不佳而難受。

初出茅廬的老師

好巧不巧,大二那年,教育部公佈了師資培育多元政策,以我的成績想當然爾修得了教育學分,我在「教材教法」這堂課感覺自己還算有點天份。碩二那年就順理成章地從事教職。

我第一所任教的學校是嘉義私立高職,學生壓根不聽課,全班幾乎都講台語,他們總笑我是台北人不會講台語,為了跟學生交流,我硬是讓自己每天講台語。學校認為只要讓學生願意上課就好,教材一切讓老師決定,那時候,我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成功地讓學生醒著一堂課,甚至覺得假日是多餘的,最好每天都能夠上課,我總有用不完的精力。離職的時候,電子科的男生將我抱起來空拋,他們應該很捨不得我,我想。

水到渠成的獎項


教學經驗是慢慢累積來的,從錯誤中找到契機,在嘗試中看到方法,我用最多的感情陪伴學生。一直到六年前的101,我竟然看到學生們上<岳陽樓記>眼神有光,不想下課,為了記錄那一瞬間,我開始著手寫教案,雖然只得了佳作,這卻是我們師生的第一個獎項,老師的成就全都來自於學生的表現,學生是最大的推手。接下來所有的獎都是學生幫我得到的,我什麼都沒做。


沒有一定要怎樣

孩子們,還不到絕望的時候,何妨讓人生轉個彎,看看不同的風景,你會更珍惜未來的

這四條路,繁星、申請、指考和就業。你可以好好選擇。至於,你的父母我會陪你一起說服他們的,導師費總不能白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