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帶領觀眾進入故事情境的三種方法

十一月底佩玲特意回到學校請我幫她修演講稿。一個月後她要參加公司內部辦的「表達力大賽」。講母親如何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中,母親含辛茹苦帶大她們四姊妹的故事。


我對她提出了邀請:「先來對高二的學弟妹講講如何?」她花了七分鐘把故事從頭到尾講了一次,學弟妹都說:「學姐好會講喔!我差一點就哭出來了。」

佩玲問我:「仙女,你怎麼沒有哭?」「不夠感動嗎?」

我回答她:「台風佳,口條順。但我的情緒才剛進到故事裡,還來不及扎根,又被你帶出故事外了。」

我給了她三個建議,讓觀眾可以一路緊跟著她的節奏與情緒,沈浸在她搭建好的故事氛圍裡。
  
善用情境音調和情緒

佩玲提到小學四年級暑假,她陪著媽媽頂著三十七、八度的高溫在毫無遮蔽物的路邊發傳單,烈日下來來去去的人很多,願意拿傳單的人卻屈指可數,她很不喜歡那些路過的行人,尤其那些人頭也不抬的連看她一眼都覺得多餘。媽媽幫她帶了童軍椅,要她去騎樓下休息,她臭著臉看著那些面無表情的大人們。騎樓下的攤販就屬賣叭噗的ㄚ水伯對她最好佩玲講到這裡時,彷彿要傾倒出烈日下的人情,講著講著她的情緒瀕臨潰堤,肢體跟著抽慉,用字遣詞亂了章法,過多的私隱超出觀眾所能負荷的。

為了調和她的情緒,我請她在演講中加入「叭噗」懷舊的聲音,ㄚ水伯三球十元的叭噗,沒有冰淇淋時髦的包裝,讓佩玲講著講著臉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學生們聽到「趴噗」的聲音都覺得新奇有趣,佩玲無可取代的回憶,成了觀眾演講中的記憶點。

故事裡講到醫院加入儀器的嗶嗶聲,講到台灣的古早味加入賣麻糬的小攤車「扣、扣、扣」規律的節奏聲,講到學校第二節的長下課直接嵌入國民健康操,適時地加入情境音能夠引領觀眾融入當時的氛圍中

設計提問增強共鳴

佩玲的母親是個任勞任怨的媽媽,深怕洗衣機沒法把衣服洗乾淨,送完四個孩子上學後,在陽台坐在小板凳上一件件的手洗孩子們的衣服,一兩個小時下來,媽媽彎下的身子常會因為起身而有一陣極微小酸疼的哀號。她長期的為母親在家中不受重視而感到不值。

佩玲說得再多都像是抱怨,忿忿不平,觀眾會覺得這不過就是一個為人子女的為母親叫屈,怎麼樣能讓觀眾跟著佩玲發出這樣的不平之鳴呢?


我建議佩玲停下來問觀眾一個問題,這其實是佩玲心裡多年來一直想問的:「媽媽到底做錯了什麼?」這是一段空白的時間,佩玲往前走了一步,她聽到台下的觀眾回答她「沒有」、「嫁錯了人」、「好慘喔」,有些觀眾在心裡默默的回答她,佩玲母親活脫脫的像我們周遭好朋友的母親,激起了觀眾渴望幫她發聲的慨嘆

調整語速強化張力

佩玲講到父母親爭吵時,嘶吼著喉嚨,一股腦兒的把父親氣憤時的激動,連珠砲似的罵了出來,「生女兒有什麼用?你看看你的肚子一點也不爭氣,小妹到現在都已經生兩個兒子了,你現在生四個都是女兒,你要我怎麼跟列祖列宗交待?當初真不知道怎麼會娶到你!」現場非常安靜,盡是佩玲高聲罵人的音量,語速快到觀眾來不及聽清楚她的內容,甚至有幾個學生嫌惡的皺起了眉頭。

我建議佩玲把語速放慢,慢慢講,慢到能一個字一個字的講清楚。父親這些尖銳的話不只傷害了青春期的佩玲姊妹,也傷痛了佩玲媽媽的心,同時也會狠狠地敲在在場的每個人的心上,留下記號,那些曾經是我們成長回憶中不可避免的男尊女卑的議題。

通常講故事用一般的語速來講,但講到故事的高潮或希望觀眾能夠聚焦的情節時,必須刻意把語速放慢,讓觀眾隨著講者的呼吸一步步走入情境當中

昨天,佩玲跟我說她在「表達力大賽」傑出的表現,贏得了副總對她的讚譽,副總第一次跟她說的話就是「你的故事說得很好。你的媽媽很了不起」她在心裡高興了好久。好久

故事魔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