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我的第一本書<慢慢來我等你>新書分享會

四塊玉問我要不要辦簽書會?我就只選了台北。(因為擔心其他地區沒有人來)


簽書會不能只是簽書會,我想真實呈現我書中的理念,那一定是另一種感動。淯騰是我現在高二導師班的學生,經常在教室裡抱著吉他自彈自唱,我想給他個不一樣的舞台,他爽快的答應了來簽書會獻唱,昀庭主動的說也要來,我很欣賞想要就勇敢表達的孩子。他們各自唱了「I'm Yours」和「南山南」,沒有人會覺得這兩個才十六七歲的孩子唱得不好,更難能可貴的是第三首歌他們帶著觀眾互動和聲,這一步讓現場的觀眾看到了這兩個孩子的與眾不同。我想到這兩週我們在學校討論的過程:「你們好的表現會讓大家認識這個世代的孩子」、「你們的歌聲很好聽,但是觀眾會覺得沒有參與感,就像國文課一樣要讓觀眾覺得他們也是這個場景裡面的重要角色」、「這是個開放空間能讓路人駐足就是你們的成功」、「如果失敗了,我會負最大的責任,會負責收尾的。」


一開場我就很開心,開心到講話很快,很大聲,我很擔心最後一排的人聽不到我的聲音,尤其我發現站在最後面的泰半是我自己的學生,我看著第一排的憲哥、沁瑜、昭廷和滄碩還有我憲福的同學們,心裡格外安心,就像知道攝影師是湯姆那樣的無憂無慮。大家笑得開懷的橋段就是我們平日的對話,不用套招,沒有演練,謝謝你們適時地幫我搭了座與觀眾連結的橋樑。當我慢慢講的時候,我有餘裕看著這些為我而來的人們:我的同事、我教過的學生家長、出版社的夥伴、友校的小郭、台中的丁丁主任、彰化的恩恩、還有我現在的學生和過去的學生,我們之所以能在同一個空間裡無視外界的干擾,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我們守護著彼此共同交集的理念與價值,我的感動更多的是感謝。


宇倫的「婦人之仁」讓我們接下來十二年都保持著聯絡,直球對決未嘗不是改變的契機,我接受改變所以我成長了;天晴四年前給我的自我介紹,我收得很好,最後她一樣在我臉上留下了唇印,我根本來不及閃躲;我的父親雖然辭世多年,我總記得他對我的支持與鼓勵,他認為念中文系跟程式設計一樣了不起,也算是走在時代的尖端,我相信他在天上聽到我對他的讚美與懷念。

我跟昭儒借了手錶,但我沒機會看它。一結束,指針指著3:58我覺得自己計時還滿厲害的。憲哥幫我們抽獎,憲哥講的第一句話是:「2號」聲如洪鐘,有憲哥在的地方就會是故事的高潮,憲哥在的地方對我也有定場的效果,就像我之於我的學生。

晚上,紹毓、怡心和可安幫我慶功。昭廷問紹毓:「你們不知道你們老師很厲害?你知道你們老師是誰嗎?」紹毓回答他:「就仙女啊!學生不會想知道老師有什麼豐功偉業,他們只想知道老師有沒有把心思放在他們身上。出社會的他們在昨夜出資請我喝可樂,也為新書分享會劃下完美的句點。

謝謝大家對<慢慢來我等你>的支持,出版三週就再版。
我們週五「老師你會不會回來電影」包場再見。


謝謝阿湯哥的手繪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