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2016中華數位人文關懷協會幹訓營

謝謝曾崇城會長和羿慧的邀請,第二年來到幹訓營。今年不只上了兩小時的課,也聽了楊士毅(阿貴)導演兩小時的課,在我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


我擅長營造熱鬧的課堂,藉由討論設法關注到每個人,阿貴聽了我的建議跟著大家一起,我看到他的熱情洋溢。這也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不只親切而已。

我破例留下來午餐,我想聽阿貴的故事,也謝謝他一早從台南來當我的知音。

一餐飯的時間很短,我聽著阿貴說童年時與阿嬤在四湖,為了前途被迫與阿嬤分開,與最愛的人分開,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阿貴提及他拍的片子「在路的遠方看見光」,不只推閱讀,推的更是陪伴;國營企業的影片不只談服務,更談活著的目的;退休後可以服務,在職場更可處處服務;在流浪者計畫中克服膽怯,不會因為恐懼而動彈不得;燈會中的光是家庭的所在,孩子希望的所在。阿貴的真誠讓便當多了人生歷練的滋味。

剪紙對我而言是藝術,神聖不可侵犯,阿貴讓一幅幅的剪紙輕易說作者自己的故事。陝西剪紙大娘的一生無奈又堪憐,卻能剪出祝福、喜悅與溫暖,不因為外在世界的匱乏而影響內在的富足。大娘在艱困的環境中,把別人放在心裡,藉由剪紙圓滿了自己的遺憾。這何嘗不是修煉?何嘗不是境界?

阿貴就是這麼一個生命中充滿了無盡感恩的人,我很喜歡他剪紙時傳遞幸福的神情。


如果擁抱沒有技術門檻,那我們在意的是什麼?我上台親身感受阿貴對母親的撒嬌與疼愛,也得到了阿貴大師的剪紙。


親子關係的微妙讓我們吃足了苦頭,選擇迴避最單純的方式表達愛意,卻在最邊緣處努力經營。阿貴花了175萬在坎城影展遙遙地牽起了父親的手,這是多麼地迂迴與閃躲對愈親密的家人我們愈害怕面對情感,然而,離家千里外往往耳邊響起的是家裡的聲音。

阿貴用他的方式走進社會,表達他的感謝。他說:「感恩不是感覺,而是行動。」謝謝他振聾發聵地呼籲。


阿貴剪紙時,我想到德國藝術家杜勒的名畫「祈禱之手」。杜勒與友人因家境困頓,相約由一人去找工作,維持兩人的生活,另一個人安心專攻藝術,等到畫可以賣錢,生活問題解決後,另一個人也可以習畫。當杜勒功成名就時,友人的手已無法創作。有一回,杜勒看到友人正跪在地上,合著粗糙的雙手虔誠的祈禱著,雖然雙手已無法讓他實現成為藝術家的夢想,但他懇求上帝將他的才華和能力加倍的賜予杜勒。

杜勒因而畫出友人正在祈禱的手,畫下他的高貴與無私,這個世上所有做過苦工的粗糙的雙手,都是高貴而美麗的,值得尊敬和感激。


阿貴剪紙的手一如這祈禱之手,誠摯和勇敢,繁榮了我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