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誰說教口語表達很難?找到這三個關鍵,學生不再從教室逃走

期末的回饋單

……我覺得自己很爛,什麼都不好,很沒用。原本有點害怕的輔導課報告卻成了我自信的來源……直到仙女的那堂輔導課,大大肯定了我,我真的很開心,甚至之後還給了我當主持人的機會,讓我在輔導課當了五十分鐘的老師,那堂課中,同學的笑聲和回應都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漸漸的,我找回從前那個充滿自信活潑開朗的『郭思儒』,重生的感覺真好。在遇到仙女之前,我是很容易緊張的。現在,我學了很多演講的技巧,深植我心。……

視為畏途的輔導課

210的輔導課排在週五的第七節課,隔週上一次。

週五我會給學生下一次上課的主題,讓他們有充裕的時間準備三分鐘的演講,例如:「我如何身體力行我的『Go愛台灣』行動方案」」、「高中印象最深刻的事」與親身經驗有關的分享。

高二兩個學期下來,學生通常講兩句就一句「然後」,每句話都以「那」開頭,講著講著邊肯定自己的話猛說「對」,坑坑巴巴中幾個用心準備的學生更顯得突出。昀俅從高二上學期就是有備而來,高二下學期思儒後來居上。

五月中,我一進教室,空位比人多,「噔噔」,全班只剩下十位學生,沒蹺課的才是真愛與其花時間碎念蹺課的學生,不如讓在教室裡的學生覺得這堂課是值得留下來的。我走到靠窗第一排的第二個位置坐下,第一排我只有我一個人,我側著身就能看到整間教室裡的所有學生。「今天人很少,我們改變一下上課方式,平常都是我回饋同學,今天我們找一個主持人回饋大家。有沒有人自願的?」我看了看全班,低頭者有,怯生生者有,面無表情者有,昀俅表現向來優異,但我看著思儒說:「思儒就你了,你上台當主持人好嗎?就像我平常上課的方式就可以了。」

「最不容易找的主持人找到了,其他人就主動上台吧!」我的聲音在空曠的教室裡迴盪著。面面相覷之後,第一個學生站上了講台。

當學生成為講師

換思儒上台,問:「有沒有人要回饋?」學生的回饋大同小異,「聲音太小,聽不清楚。」、「太多『然後』」、「可以不要一直走來走去」。思儒拿起黑色的白板筆,在白板的最左邊寫下:一、音量不足。接著說明:「你的聲音可以再大聲一點,讓觀眾可以聽得清楚你在說什麼。二、沒有連結。你剛才講的內容跟同學們有什麼關係呢?你想要呼籲他們跟你一樣做些什麼改變嗎?三、呈現畫面。你可以說說你最有印象的是哪些事情……平均給予每位學生三點回饋,每一點盡可能的四字摘要,其他以口頭補充。我看著思儒好像看到我自己在台上授課的樣子,眼眶紅紅的氾著感動。

教口語表達這十年來,第一個在課堂上站滿一整節課,回饋多達十人的是思儒,她不只說「不要什麼」,還會建議「要加什麼」。我只在最後兩分鐘上台,思儒最讓我佩服的地方是她能以圖像解說,當她在黑板上畫畫時,不只我,連全班都發出讚嘆聲,因為仙女沒這麼做過。下課鐘響,昀俅拿點名板給我簽名,我問他:「你當下一次的主持人好嗎?」呵呵呵的傻笑,他點了頭其他學生意猶未盡期待下次上課。


這一堂課之後,沒有人再翹過課了。

良師與益友

今天下課後,在走廊上,我拿著昀俅的學習單,「思儒的學習單寫的是上台主持的事,你也是寫她,願意讓她看你的學習單嗎?」他大方的同意,思儒掛著笑滿意地看著昀俅對她的形容。

昀俅寫著:「在一次輔導課,思儒成為同學報告結束時負責給他們回饋的『臨時講師』」。以平常跟她聊天的情況看來,我以為她應該只是上台搞搞笑,講一些很一般的評語,像「你講很棒」、「你要多加油喔」,因此,我不是很看好她的主持

但是,當她開始回饋,我十分驚訝,我驚訝的是她可以用一些簡單易懂的圖形把他們的優缺點整理出來,使大家能輕鬆了解。我體會到「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或許思儒在演講這方面特別好,她能以輕鬆簡單的方式回饋給同學,這是我不能達到的。所以,我應該向思儒學習。希望哪一天換成別人向我學習,我成為他人榜樣。」

我假裝生氣的對昀俅表達我的「不滿」「思儒在學習單上感謝我。而你整張學習單都寫思儒,怎麼沒有謝謝我?」他呵呵呵傻笑的說:「對喔!那我下學期記得寫。」這兩個孩子讓教學多了許多的情味,都是同學的榜樣

只有十個學生的教學現場給了我三個啟示:

一、  困難的不是上台,而是有沒有上台的意願

二、  棋逢敵手,英雄相惜,自會產生良性競爭

三、  弟子未必不如師,弟子要善用自己的強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