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105學年度駐校藝術家計畫「王立安導演戲劇與課程的對話」

金錢是萬能的嗎

慧貞問了我兩年了,「我們請駐校藝術家來上課好不好?」我也答應了兩年。申請不到經費,拖延到這學期好不容易排除萬難申請到龐大的兩三萬元的經費。



找什麼樣的時間是問題?九月升高二新班級師生關係還沒建立好,所有的善意都會變成通往地獄的道路。這一屆學生訓練有素,若能在六月排入課程效果一定很好。藝術家讓我們在他忙碌的行事曆中見縫插針,避開我們六月中赴韓國參訪的日期,好不容易挑了六月第一週的週一二下午共三堂課(兩點到五點),該調的課都調好了,就連趕課中的數學老師也配合我們調整進度。

找學生也是一大問題?其他班級學生覺得這是苦差事,這也可以理解,人嘛!總喜歡做有把握的事,總寄望能有前人的餘蔭,總期望先看看前人的成果,其實企業知名千萬講師謝文憲就說過「人生準備40%就衝了」(博客來購書網址)。我的學生應該最了解最好的投資就是投資自己,願意把握機會,願意培養能力,我跟106說了我們的計畫,106感覺有趣,同意參加。我另外找了107願意參加的五名學生,我對我的學生站在舞台上很有信心。  

六月中,在韓國時,慧貞問我號召了多少學生?她說:「我來幫學生訂便當,讓學生練習完就可以吃晚餐。」這也太溫馨了吧!慧貞幾乎規劃所有的細節包含師資,我負責找學生,合力拓展新的教學模式。


用請臨演的經費請得起「金頭腦」導演嗎

公立學校低廉的演講費請得動曾為紙風車劇團的資深編導,被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先生稱譽為「金頭腦」的王立安導演?立安導演來回於台灣與大陸之間,致力於兩岸文化創意產業的戲劇發展,我們跟他談的不是價錢,談的是這課程的價值,導演學妹慧貞的邀請,來到我們這個小小的社區高中授課,連帶的帶了戲曲學校的老師們從旁指導,有種到超市買一送三賺很大的超值感

六月初訂好了日期,導演家裡發生巨變,悲傷逾恆,我和慧貞打算計畫順延,直至導演心情平復。就在我們赴韓國參訪前,重然諾的導演與我們重新敲定日期,改在六月底,我原先調好的課全部一筆勾銷,新訂的時間由於近於期末調課甚難,只能跟學生商議放學從四點留到七點,兩次課程,一次成果發表,共九個小時。
  

擱淺的計畫得到了活水,我和慧貞重新燃起希望,希望能找到願意與我們一同往前走的學生。


學生的承諾能相信嗎

與其吃力不討好,強迫學生參加,事後還被學生與家長嫌到口水直流,開始我就跟學生說:「不想來的請在這兩三天告訴我,不要勉強參加。不要不好意思說,不想來請告訴我。」當天三個學生一下課就說不參加。隔天一個說不參加。韓國回來的前一天還有一個學生傳訊息說不參加,主動退出是最快的篩選機制

上課當天一早,兩個小女生跑到辦公室說放學不留下來了,臨時得讓人傻眼。我問:「為什麼不參加?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當天才說也太不負責任了吧!」他們說:「因為你在韓國沒辦法告訴你。」一句話把能把人惹毛。「你平常請假傳訊息給我,我都接受。我在韓國你也可以傳訊息,而不是把自己不早點告知的狀況賴在我去韓國參訪。」接下來有三四個男生來辦公室,嘻皮笑臉我逕自說:「下午就要上課早上才來說不參加太惡質。工作全都分派妥當了

下一節下課,兩個小女生又來,「仙女,那我們把便當錢給你,我們就可以回家了吧!」又有一個男生說;「我不參加喔!我要回家打電動。」學生輕浮的態度對比導演一言九鼎的承諾,我有種沒把學生教好的無力感。

戲劇與課程對話的跨領域課堂

歷經學生要來不來擺譜的輕慢,下午四點到了團輔室,看到空蕩蕩的團輔室這種很容易引起騷動的上課場地,我比任何人都想離開現場。


立安導演果然是資深劇場工作者,一破冰,學生就像被催眠聽從他的指令,我才鬆了口氣。學生融入導演設計的情境中,兩兩互背,兩兩由坐迅速站起來,默契培養與伸展肢體,教室內笑聲與哀嘆交錯,哇哇哇的驚豔聲,哎唷喂呀的懊惱聲,求好心切的發出了許多表達情緒的聲音,讓我也約慧貞兩兩相背,背了好幾次都沒能成功,學生在一旁指點我們成功的訣竅。直到導演下了下一個指令,教室才又回復短暫的平靜。


走路不就是同一個樣子嗎?倘若有一百種走路的姿態,那需要轉速多快的腦子可以在短時間想出這麼多種走法?當下,我很想加入,猶豫了一下,擔心自己不夠創意,擔心自己不夠放得開,擔心輪到我會想不到其他方式,我驚覺到自己背著教師包袱,下次要改進


這時候我看看107的瑞琪、晉瑄、沛涵、瑄吟、千綺,他們雖然比在107時收斂許多,卻也能表現出自己的特色,與106學生的主場優勢並駕齊驅。


將課程與戲劇結合是這六小時課程的精華,學生對於「唐詩」與<赤壁賦>的詮釋不太明瞭,整組人馬紛紛拿起手機查詢,能在適當時間運用手機是現代學生必備的能力,新詩雖可從字面上了解意思,學生們卻因為第一次表現而忘記獨白須大聲,忘記抬起頭看著大家說話,忘記站在觀眾可以看得到的視角等演出上的疏忽,所幸學生的創意能彌補生硬的演技,瑕不掩瑜。

立安導演最後的講評將我們的學生與領培營學生相提並論所謂領培營是各校前幾名的學生經過層層關卡才能參加的暑假六天五夜營隊,我們的學生能在六小時的課堂中凝鍊出出人意表的舞臺效果這對106107的學生即是高度的肯定


課程在學生們「謝謝導演」聲中結束。除了謝謝,我更想實際點,多塞五萬元給導演與老師們,大聲謝謝他們豐厚了我們的學習。


七點多課程結束後,學生們又恢復了班級行事的秩序,幫忙發便當,坐在走廊上吃便當,收廚餘,七點四十,看著學生都離開了,我累得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好一會才回神開車


若問我為什麼堅持教學不斷地求變?老師能影響學生的不就是這樣的態度嗎?這是AI望塵莫及的溫度!師生間才有的情味!

629日(四)18:00我們將在視聽教室一舉辦成果發表會,歡迎大家共襄盛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