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如何當個好老師?學生在課堂上對我這麼做

有意識地跳脫框架

「我們可以自己寫組名嗎?」

「好啊!」我一進106教室,五六個人在黑板上寫著各組組名,詢問台下意見,台上台下相映成趣,好不熱絡,我樂見學生的改變,突破組名的框架。


第一次,台上台下東問西問就花了近三分鐘,「下次如果要自己想組名,請在上課前寫好,不要佔用上課時間,不然就回復原狀寫一二三四五六組數字組。」
  
目前這樣的活動106已經進行近兩週了,還在持續,我很期待看到學生願意為自己的喜好而在下課期間做的努力。

308從固定型思維到創造型思維

104學年度下學期,308在高三極大的升學與進度壓力下尋求解脫。小老師姿君和妤宣來辦公室幫我拿課本就提醒我:「仙女你到教室要先看黑板喔。」我一進教室,全班像發狂似地說:「仙女快看黑板。」黑板上的組名從數字一二三四五六,脫胎換骨有了生命,有了畫面,快樂的國文課堂不知不覺五十分鐘就過去了,只是因為組名的變動
   

「想這些組名還滿花時間的,如果你們可以持續兩個星期,那我就改以這些組名稱呼你們」。我不再喊第一組,而是改喊學生寫的組名,有時候,我稱呼第五組范仲淹,把范仲淹對挫折的忍受力放在他們身上,要求他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情緒不要隨分數起落;有時候,我稱呼第六組他們導師湯老師的名字,能感受到學生像他們導師一樣有著超人的意志力,期許自己痛苦是成長的開始。就這樣,我們每天上課多了新的元素,一直到畢業。


107從沒有章法到自成一家

105學年度上學期,107打從一開學就不是個按牌理出牌的班級。座位排不齊,黑板擦不淨,要說哪個人特別吵也說不上來,但全班合在一起就是有種人來瘋的默契,像升空的煙火瞬間炒熱氣氛,絢麗之後可以驚嘆到下課都停不下來。他們在組別上寫上韓星的名字,我一個也不認識,這還不打緊,明明是韓星卻穿插一兩個組名不知道是什麼的物品還是事件,連簡單的分類也沒有,沒有章法可循。總而言之,整面黑板上除了分組表格外,縱有國字我也無法望文生義。


上課對我本來是件易如反掌的事,但記這些組名讓我顯露疲態,我嘗試背這些我不知道的組名,還向學生發願如果唸錯這些組名就加倍加分,學生倒也更專注了。從第一組變成朴寶劍,第二組變成泫雅,星光熠熠的大名星天天到訪,學生看我一臉狐疑,解釋這些組名讓我知道,他們竭盡所能的讓我聽懂,讓我知道我的可塑性,他們不會笑「你怎麼不懂」、「跟你講也沒用」我看到了身為老師因材施教和善於舉例才能把學生教會。


106從一路狂奔到陪伴等候

高一下學期四月中,106問我:「我們可以自己寫組名嗎?」

「當然可以。不傷風敗俗,寫什麼都可以107從開學就這麼做了。」

  第一週,學生竭盡所能地把喜歡的物品都寫在黑板上,不只我
  一個都不認識,而且落落長到我很難在極短的時間念出來,更
  別說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記得住,學生用我慣用的金句笑笑的
  說:「慢慢來,我等你。」我感覺拿石頭砸到自己的腳,學生
  設定的目標太高。

每次加分讓我格外痛苦,快步調的課堂節奏常常因為這一拖拉庫的外星文讓我怯步,我碎念了一句:「這麼長,這麼難。我也沒這樣對你們啊!」我們師生像回到了剛開學的磨合,重新摸索國文課的步調。

前天,我走進教室看到黑板上的日文便在心裡翻了個華麗的白眼,我問:「這是什麼?」學生們教著我把一組組的組名念會,一個不小心班上課堂的學習氛圍就出現了。加分時,我又忘記怎麼念?學生說:「下面有拼音。」我把心裡的白眼收了回來,原來啊!學生是有教學步驟的,沒在一開始告訴我有拼音在我遇到瓶頸才跟我說,學生也學會了換位思考,了解我的苦處,我內心不爭氣地流下幾滴眼淚,握著拳要更認真記得這些艱澀的組名。有拼音之後又出現了新問題,心榆和「神」拼的音又不同,我每念一次兩個人就會糾正我一次,捍衛核心價值的執著,不容妥協的精神讓我由衷敬佩
  

好不容易我兩種拼音都搞清楚之後,第一次我念不出來,學生唸了一次,我跟著念;第二次我念不出來,學生唸了一次,我跟著念;第三次我念不出來,一秒兩秒三秒過後,學生又打算再唸一次,我:「你們不是說慢慢來,要等我嗎?」全班的笑變得溫柔了,等待是最溫柔的對待我記起來了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想一下學生會放慢腳步等我在猶疑間說出肯定的組名,我想他們才真的學會了「慢慢來,我等你。」。


在我唸完得分的組名後,學生挑了眉誇讚我,噘著嘴表示有進步,回報我用更認真的速度寫白板,課堂上我們並肩齊行。在教學的路上,我的專業勝於學生,在教學態度上學生無疑是我最好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