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讓「全年級最吵的班級」參與課堂活動,你辦得到嗎?

這兩週,陸陸續續有同事問我同樣的問題:


仙女,xx班上你的國文課會不會很吵?」

「你這樣分組上課xx班的學生會討論嗎?」

xx班真的是全年級最吵的班級了。」

我和xx班老師同一個辦公室,每當這個話題一開啟,她不好意思地不會搭話,點點頭的像表示抱歉,我總跟她說「教到xx班可以讓她功力大增三年,教室秩序是每個任課老師的責任,不是導師。」

迅速讓課堂回歸上課狀態

一上課就考試是最容易讓學生安靜的方法,但遇到看到考卷就直接趴下或寫了十分鐘就趴下的學生,要再看到他的容顏就難上加難了。 

一上課,我會叮囑小老師今天要寫白板。我一到教室隨即抽籤讓每一組第一位學生上台。「請寫出公安派的文學主張。」只要三秒看著台上的學生沒動筆就知道學生腦袋空空,台下的學生此時即使沒有憂患意識還在聊天,老師也不必喊破喉嚨維持秩序。再讓每一組的第二位接續上台,把同樣的題目再問一次「請寫出公安派的文學主張。」不會寫的就證明剛才連翻課本查資料的意願也沒有,扣分就好,不必動肝火。再讓每一組的第三位接續上台,把同樣的題目再問一次「請寫出公安派的文學主張。」同樣的題目一出再出,再遲鈍的學生也知道要去翻課本,不然就會第四個同樣出同樣的題目;也因為一出再出,學生也感覺到空氣裡凝重的氛圍,教室安靜下來,再繼續下去同樣的戲碼,指責的場面就會發生了



不該隱忍需表明立場

昨天一上課,沒讓學生寫白板,一上課鬧哄哄是常事。我會等學生安靜才說話,這是師生的默契,學生覺察到老師閉口正在調冶心性,陸續有人察言觀色,適時點點周遭同學。我閉口的時間一多代表著課堂持續地被干擾與打斷正巧上到「夫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第一排的女生與臨座同學碎語不絕,我沒說話往她的位置瞧,全班也隨我的視線往第一排望去,她講得渾然忘我,直到同組其他組員拍拍她,她停了下來望著被踩底線的我。

「你去走廊站著。」「夫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就是這個意思」她在走廊站了五分鐘,全班安靜了一會,我表明了不容忍再三干擾課堂的行為持續發生。很多老師問我「仙女,xx班上你的國文課會不會很吵?」我都會說:「學生本來就會吵,但老師底線要清楚脾氣再好的老師也不能放任學生吵鬧不該一忍再忍要讓學生學會尊重課堂

講述法與實做穿插運用

兩堂國文課對學生過於漫長,對普遍沒有學習動機的學生不能滑手機不能打瞌睡的課堂用「生不如死」形容也算貼切與其讓學生聽老師講著「寓言」的流變覺得不知所云,不如讓學生動動腦

我讓學生們在課堂上集體創作十五分鐘,題目是「拿寶特瓶做出一件成品」,學生們在短短的一分鐘裡面掃空了整個回收籃,幾乎把所有髒得要命的鋁箔包與寶特瓶都過了初步的處理,做出曠世鉅作這十五分鐘裡,我簡要地把寓言的流變寫在黑板上,從先秦哲理寓言到明清詼諧寓言。


學生的作品做得差不多了,我才出第二道題目「就這項成品編寫一則寓言故事」。學生們看著黑板的流變區分出自己編的是是諷刺寓言還是勸戒寓言。在我眼中xx班是個很聰明很有創造力的班級他們的吵鬧是我們師生的問題而不單單是學生的。


學生上課的吵鬧與課室管理有關,提供老師們三種作法:

一、先讓教室處於上課狀態。

二、讓學生了解「勿自侮」


三、設計學生能動腦的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