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新竹少年之家公益演講

一千個想法不如一個行動

2016年底,莊舒涵(小卡)老師邀請我到新竹少年之家公益演講。


2017年初,在台北火車站。小卡:「仙女老師,你說如果要來少年之家記得找你才有了今天的活動。」謝謝小卡記得我的請求,行有餘力散播溫度。

對他人的不捨也是對自己的憐惜

小卡很用心地買了公播版的「單車天使」,希望能給這8個班級共120位孩子一些啟發。還準備了餅乾、環球影城米奇鑰匙圈和火星爺爺的<包包流浪記>作為分享的禮物。
  
我負責引導孩子們討論影片觀後感,滿場跑盡可能讓每個舉手的孩子都能說上話,即使跟別人重複也沒有關係,別人認為重要的你再提一次,我覺得那就是你真的覺得很重要。盡可能讓每個孩子都能感受到我的投入,這麼多年的教學經驗,在我們曾經眼神相望的當下,我記得那份想表現的熱切與渴望 

孩子們不捨「單車天使」中雲林育幼院童千里環島,可知我們也不捨未滿十八歲的你們;孩子們提及黃色T恤象徵光明,請記得人生的陰暗更突顯光亮的可貴

說出的話就有兌現的力量

短短七分鐘,該跟一群不在教育體制裡的孩子說什麼?


七個生命故事:穿越黑暗的光視障跑者呂冠霖、1082萬次轉動的張修維、女生大步向前走的詹伊琳、在傷疤中成長的黃鈺淨、跟自己談戀愛的廖桂香、金錢獨立讓自己過好生活的小卡和我慘淡的學習歷程,期望能讓孩子們坐得住,聽得進,有所得。 


我捨棄了背稿的流暢,選擇像在學校一樣跟學生們閒聊,愈簡單愈質樸愈好。「你知道我是教什麼科目的老師嗎?」從就業輔導、喜劇、美術、音樂……孩子們猜了不下數十個答案,仍猜不著,莫不是我太不像國文老師,要不就是孩子們脫離校園太久,我們都跳脫框架之外。在學校教室裡,時鐘在我的正前方,我總要求自己在時間內讓想說的話伴隨下課鐘聲結束,今天也是,剛好七分鐘。其他演講我可就沒這麼渾然天成了。

最後,孩子們兩兩一組相互說句鼓勵的話,有個孩子對著身旁的組員說:「不要再走回頭路了,要多正面思考。」希望這話像警鐘在十字路口前鏗鏘作響,渾厚而深遠。


在這裡,孩子們不管有沒有禮物都樂於回答,此起彼落地爭相舉手,我不禁想問:「為什麼學校的孩子反而沒有回答的動力?


老師灑下的種子正在發芽

小卡正在台上分享時,前座的小女生試探性地回頭望望我,我直覺地她有話想跟我說,趨身向前。她微微笑著說:「老師,我國中的國文老師跟你一樣都會跟我們分享很多事。

我:「你幾歲?」

她:「十六歲。」

我拍拍她,指了指台上的小卡,她回過頭繼續聽小卡的演講。

小卡提問時,她急切地與其他孩子一起回答「要存錢」。我拍拍她,她懂我的意思點了點頭,繼續跟著小卡提問的節奏走向其他問題。

臨走前,在活動中心門口,有個高大的女孩看著我:「老師,我跟你一樣數學都不好,可是我以前國文很好,我都當國文小老師。」

我:「你什麼時候結案呢?」

她:「就這幾天」

我:「你一定表現得很好才能這麼快就出去。」

她:「我進來很久了。」「回去之後,我想去考高中。」

我把手放在她肩上:「記得喔!把國文學好也是很有用的,跟我一樣。」


孩子們,你們的話都停在我的心尖上,期望你們蛹化為蝶的日子早點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