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為什麼我們的孩子變成了他們不想成為的那種大人的三個原因

久別重逢話當年

「老師,您認得我嗎?」 911那天,結束Tedx Taipei的演說後,四五個年輕人出現在我面前。


「均讓」,不到三十秒我叫出他的名字。他身旁的朋友像開紅盤興奮不已,他們應該是賭我嗯嗯啊啊叫不出學生的名字吧均讓是我十四年前的學生。

均讓:「前一陣子搬家,整理國中的作業,以前我都寫不滿,每篇老師您都會給我一、兩百字的回饋,結尾都會加上「喔!」鼓勵我。我在職場上留話給對方都會記得加語助詞,免得像發號司令。……老師,我功課不好,你教我的國文我都忘記了。我只記得這些。

我:「學期中我被無預警地換下導師職務,從原本坐在教室後方的導師位置搬到學務處與其他專任老師同一間辦公室,班上很多學生看我的眼光都變了均讓在我離職前特別送我一張卡片,那張卡片對我別具意義,你是個很不一樣的孩子。


我不想追憶那段教學上的難堪,但與均讓的相遇讓我被迫回想起那段往事,謝謝均讓讓我知道我對一個孩子的影響沖淡了回憶的殘酷。

攝影:郭燿維
以終為始為上策

實習老師經常問我:「國文教學是生命教育重要,還是教會學生翻譯重要?」

我:「你期望畢業十年後學生記得的是什麼?翻譯還是文本中生命的價值?


現在的課本都附有號稱隨身讀的翻譯本,小小的,方便攜帶,大部分學生光看翻譯就了解課文在說什麼。但隨身讀一合起來,往往就似懂非懂,如入五里霧中。老師固然會講解翻譯的重點與技巧,然而,學生願不願意花心思去理解與記憶,這是學生的責任。老師應該有更重要的使命帶著學生看到文本當中每一個不同生命的格調與存在。


打臉自己不意外

星期二,我們上著韓愈的<師說>「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師事地位低下的人,被視為一種恥辱,師事地位高尚的人,又被看成諂媚。學生一面倒的鄙夷對長官逢迎拍馬的求教態度,無不拿出久違的正義感,大聲地幫清道婦、水電工、又或者是建築工人伸張正義,把社會對這些職業的虧欠藉由一句句的慷慨陳詞加倍奉還給他們,學生講得頭頭是道的:「台灣就是不專重專業。」我何其有幸教到一群這麼有見解的孩子。

星期三,我以班上學生舉例,小加畢業後,覺得學歷不重要,遍尋名師,當了學徒,成為一名出色的水電工,全班靜靜地聽著;小佑畢業後考上台大醫學系,成為台大醫院的醫生,全班「哇!哇!哇!」的驚嘆聲不絕於耳,還有幾個熱情的學生拼命鼓掌。前一天還為水電工平反的學生們,後一天超寫實地成為自己最不想成為的那種大人,事隔不到二十四小時

一千多年前韓愈提出「術業有專攻」,如今,台灣社會仍是學歷掛帥。教翻譯,背翻譯,知易;教觀念,用觀念,行難十年後,小加若成了專業的水電工,這些在座的同學們會為他喝采嗎?我肯定會驕傲地說小加是我的學生,我相信「術業有專攻」,他應該買一送一報答師恩吧

為什麼我們的孩子變成了他們不想成為的那種大人:

一    一大人說一套做一套

        二、課本觀念與現實生活無法印證
        
        三、考試分數決定個人價值,學校排名成就家庭榮耀

對我來說,教「書」易如反掌,教「人」難如登天
-----------------------------------------------------
謝謝均讓的留言這孩子真的好棒

今天參加了TEDxTaipei的年會,感受到許多的「Impact」!
我發現這些演講者都有一項共通點:
那就是他們都努力地透過各種方式,堅持做對的事,在台灣社會上發揮正向的影響力!
其中有位演講者,她曾經深深地、悄悄地影響我,甚至陪我度過許多難關!
她有雙真誠動人、水汪汪的大眼睛~
她的聲音宏亮、充滿朝氣,有著熱情的感染力!
她的個性爽朗、正義,總是選擇做對的事
她是一位國文老師,也是我最思念的國中導師-仙女
老師分享了她的生命故事,短短15分鐘感動了每一位聽講人。以仙女為榮!!(大家快去TED官網看吧~

哈哈哈哈,超開心跟老師相認,中間扮演小粉絲與老師相認&阿讓感動的內心戲: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