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善於「等待」的家長和老師,他們幫助孩子學得更多更好的三個方法

又到了新一屆高一,除了知識上的能力之外,其他方面是不是也可以放手讓學生一試呢?

上一屆,凱安教會我「等待,是最溫柔的對待」連結在此),新學期,我希望自己能更確實落實對孩子們的等待。

事出有因等待契機

暑期的四天銜接課程,第三天。兩個小女生來找我。

學生:「老師,可以請你簽教室日誌嗎?」

我:「你負責教室日誌嗎?」

學生:「老師,你沒有選幹部。有時候,學校有人送通知單來教室都不知道應該要給誰?」

我:「那怎麼辦呢?」

學生:「拿到的同學就會負責告訴全班,如果要登記什麼的話,請大家去找他。」

我:「那你們是自願負責教室日誌?」

學生:「是啊!」

我:「我之所以沒在兩天的新生訓練選幹部,是因為同學們彼此不熟識,尷尬之餘,幹部有可能難產,也有可能國中部直升高中的同學被迫出線。銜接課程這四天,我預計在沒有幹部的情況下,一定會有人主動跳出來做事,這些人應該就是未來幹部的合適人選。」

這是欣容和渝芳。

群龍無首能人出線

暑期的四天銜接課程,第四天。四個學生來辦公室找我。

宇智:「老師,我們可以去搬書嗎?」他的手上拿著班上的點名條。

我:「高中跟國中不一樣,很多事情你們可以自己做得很好,請不要認為老師偷懶。我可以在辦公室等你們把書搬到教室,順便一併把書發給同學嗎?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宇智:「沒問題。」

我問一旁的欣容和渝芳,這四天班上可有負責統籌的同學?

她們指了指宇智。

靜心陪伴放心等待

以往,能讓學生做的事,我盡量不插手,學生才能學習更多。但是,學生做事效率很慢,心急的我多多少少還是會情不自禁地多事,開口下指導棋,打亂學生的節奏。

今天,我設定的目標是學著陪伴,學著觀察,學著放心,發書是「繁」事,不是難事,我靜靜地坐在教室後方。

分工合作按部就班


兩位女同學一邊檢查,一邊在黑板上寫下所有課本名稱,男同學在旁邊交叉檢查。


一旁的男同學發現課本數量不對,補上缺漏的名稱,合計共49本課本。


發書的學生們自動將多餘的課本整齊地排在窗台上,供同學們增補或替換。


宇智一本本課本拿在手上,跟同學們核對課本,一邊說:「下一本是歷史隨身讀和年表,年表比較薄喔!」「什麼是12k?是這兩本。」 「有少,慢慢找,我等你。」當他念完第49本課本,全班有默契地掌聲雷動。


我心想:「學生都知道要等待落後的同學們,我又何必急於催促他們呢!這樣發書也挺好的!」


我望著一旁拆開的紙箱,歷年來,書發得再好的班級,總會不小心遺忘善後工作,「等一下記得把紙箱拆開回收喔!」我忍住沒說出口。


49本課本核對完畢,一回頭,看著兩名男學生奮力地擦黑板,我都快哭出來了,怎麼會有這麼主動的小孩啦!誰家教出來的小孩啦?這麼令人感動!


眼淚還來不及滴下來,我最擔心的紙箱旁,已經有四名男學生認真拆紙箱,細心地摺好牛皮紙,好想知道這些小孩來自什麼樣的家庭?爸爸媽媽怎麼把他們教得這麼好?還好,我沒出聲說「等一下記得把紙箱拆開回收喔!」

等待,果然能看到美麗的風景


怎麼可以這麼整齊?連牛皮紙全部裝進紙箱裡了。我到現在進班上一句話都還沒交代耶,學生就把該做的都做好了。

我:「我剛就在想誰要來清這些東西?」

學生:「我有讀到你的心。」

我:「那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表現好可以說啊!」

學生:「路加。」


我:「你們真的好棒喔


我站在講台上,正要向全班說第一句話。路加:「老師,你有看到講桌上的書單嗎?那要全班簽名才可以放學。」他拿了書單讓同學們傳下去簽名。


我講的第一件事是:「後面的置物櫃可以放書,書可以選擇帶回家或放在學校。」


我講的第二件事是:「請將座位分成六組,開學後就是分組上課。也請同學們日後早自習和午休保持安靜。」


發書時,我問坐在後面的女生:「這些熱心服務的同學這幾天都如此?」

女生:「那是因為他們擅長的啊!」

我;「你講得非常好。那你可以想想你擅長的是什麼?你也有表現的機會喔!

女生:「什麼機會?」

我:「下週一我們就會選幹部和小老師了,你可以試試看。」


學生將書單讓我簽了名,開學前的返校日完美落幕。


等待不是任時間空轉,可以從三個面向觀察家長、老師和孩子的成長。

一、靜心陪伴:大人的心「安」了,孩子才能自在做事,不用觀察大人的臉色,靜心陪伴是大人對孩子最大的信任。

二、興趣專長何在:願意為自己喜愛的事多花一點時間,多盡一份心力,乃人之常情,站在自己的舞台最能展現自信。

三、如何解決問題:面對大小問題的態度,抽絲剝繭依序解除危機,突發狀況臨危不亂或是尋求協助迎刃而解。


不要因為過去的經驗而批評,要因為現在的認真而嘉許,假以時日,能力俱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