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我參加 2016TEDxTaipeiSalon Open mic決選

我今天說了兩個故事,第一段故事的所有人物都到了現場。

當初又文跟我說:「凱安媽媽說想要一個像姊姊的導師

凱安媽媽說:「我有這樣說過嗎?」


我想在眾人面前表達我對凱安媽媽和凱安的萬分感激,我從來沒跟凱安媽媽說過我自己的事。大家都覺得是我幫助了凱安,我更清楚地是凱安提醒我放慢腳步。我是一個只修過區區三個特教學分的老師根本不知道如何帶特殊生謝謝又文給了我這個很難得的機會



我不喜歡說我自己的故事,我不勇敢,也不喜歡在不熟識的人面前落淚但是,我還是說了一小段,我是在下台之後才哭的。一想到一開始問的第二個問題都沒有人舉手,我有一種「溫度的教育」捨我其誰的使命感。


十六位講者都很棒王薇君是我早在媒體上就知悉的了不起女性,我能體會薇君姐站上台的心情,倘若是我早就泣不成聲了,期望有一天能見到她不再著黑衣


謝謝今天我的好朋友們到場幫我加油,讓我更有勇氣。


練習了快兩個星期,筋疲力盡,不想再說我有多努力地準備與練習,今晚只想貼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