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串連學習的三道門檻-「聽到」「知道」與「做到」,308的「六頂思考帽」學習單

「聽到」「知道」與「做到」連成一線才是學習


課堂上聽老師講,會誤以為「聽到」就是「知道」;在課堂討論,聽著別人說,參與討論,會誤以為「知道」然後就能「做到」。然而,一旦脫離分組討論,才是仙女學生學習的開端,能將課堂上引導過的觀念或理論,在我們的生命或生活中有意識的進行思考與書寫,才有可能將知識轉化為能力與素養。
                              
沒有圍籬盡情寫你想寫的

一類組的304,三類組的308,學習單著重的方向有所不同。

承上所言,已經在課堂上以「六頂思考帽」(連結在此)分析過文本,課堂分組討論的結果勉強只能說是每組的共識,未必能表達每個學生真實的想法,分組能幫助怯懦的學生透過整組的力量表達歧異的觀點,老師若能坦然引導學生面對不同的看法,對學生是相當大的鼓舞,協助學生愈加勇敢地面對內心深深深處,清晰地看到自己。高三畢業前夕,304用「六頂思考帽」(連結在此)回首三年歲月,308用「六頂思考帽」回顧國文課,308的孩子說︰「那可以寫高中三年嗎?」都好,能檢視自己生命歷程的,都好。

學習單是課堂「聽到」,討論「知道」與課後「做到」連成一線的成果

昱伶幾乎一言以蔽之把國文課特色收錄在每頂帽子中,尤其當她將我的冷靜」與她的導師湯偉君老師相較,我可以想見湯老師那副君臨天下的神情,308的孩子一定都會哈哈大笑,反正冷靜也不是我擅長的,我上課一個不小心就會驚聲尖叫,昱伶的一針見血,我們整個辦公室鼓掌叫好

圖文:林昱伶
妤婕寫的是高中三年,她把最有創意部份寫了國文課,上課可以吃東西脫鞋子離開座位爬上桌子的課堂,我看了也覺得在她心目中國文課應該涼涼的很好過,有別於梓嘉的「身心俱疲」,同一種教法學生各自的解讀竟然天差地別

圖文:劉妤婕
芊惠我就知道她一定會寫到湯老師,如何以身作則地教她們毅力與堅持,帶著她們提昇自己的能力,超越自我。寫到我就是「瘋瘋」的老師,我都會說︰「你又這樣寫我」她都會羞澀地說「仙女你真的是這樣啊」,沒關係,至少寫我的行數比寫湯老師還要多。

圖文:王芊惠
立恆他記得我在高二上學期說過︰「老師也有錯誤的時候你們可以指正我」難怪308常常提出自己的看法他們一定以為我錯誤率極高我倒喜歡這樣的上課方式有來有往也正是學習能夠內化的推手尤其立恆最常說︰「這個答案很主觀」同學就會回他︰「有多主觀你說說看嘛!」

圖文:謝立恆
珮珊不只寫了湯老師帶著她們跑步對她的影響,也寫了當班長與組長的改變,竟然還有我們高二一開始做的「罕見疾病」的教學活動差一點我就以為那是個失敗的教學活動了還好在兩年後撥雲見日,仍在珮珊的記憶中,那明年我們就會繼續將這個活動做得更有規模

圖文:邱珮珊
蕙瑄︰滿滿兩頁的A4,全部都是這兩年國文課的血淚,我才知道她一開始是生氣地上著國文課的到後來轉為自豪成功地做了許多挑戰自己的新嘗試。此外,她能夠分辨不同老師不同的教法對自己的影響,而不是只站在批評的立場看待不同老師的教學。


圖文:郭蕙瑄
巧筠寫到解剖青蛙,青蛙醒來三次,湯老師冷靜地走過來讓青蛙自動倒下;我的國文課是她上過的國文課中最特別的。宏觀的是她看到台灣從國小國中到高中表面上不以成績品評學生,事實上,處處可見成績對於學生學習的戕害。


圖文:鄭巧筠
唯滋原來她以為很介意跟不喜歡的人同一組;原來她都記得我鼓勵她們的話;原來國文課的她不只有生氣,還是惱羞而生氣;她每天回家會跟媽媽分享我們課堂上的事情,難怪媽媽在畢業典禮那天當面向我致意。左下角強調自己並未拍馬屁,認識唯滋的人都知道她才不可能是馬屁精咧


圖文:陳唯滋
梓嘉畫了每天的生活路線圖,從家裡學校的坡道到補習班,這確實是她的寫照,只有唸書。國文課因為要很專心,下課後身心疲憊;英文不好的她,考不好不坐困於傷心難過中,高一二會馬上找老師問問題,在我們學校來講,這樣的學生是蟠桃仙果,必能繁星啊。


圖文:黃梓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