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用母親的心情做老師的事情,畢業季讓學生具備帶得走的能力

用過心才上了心

304是我到萬芳帶的第三個畢業班,這兩年不輕鬆!

學生來來去去,三年一輪,我不曾習慣這樣的離別。到了高三,孩子們愈來愈懂事,愈來愈貼心,青澀漸去,畢業典禮模糊了眼,「用過心才上了心」

眼淚過後,一回頭,又是新的一屆。

用母親的心情做老師的事情

當了母親之後,我不再迷戀:「仙女人很好」、「仙女其實人很好」這種只流於表面的稱許,前者是本來就欣賞我的學生說的,後者是了解我的學生所言,兩者對我的態度有時間差。最後的結果是佳話才有影響

平平安安從小就是班級中弱勢的學生,每次一換老師,我無不期待能遇到看見他們獨特的老師,培養他們面對未來的能力,「與其看到缺點,不如找到亮點」。我用帶自己孩子的心情來教學生,我懂天下父母心,老師比父母中立,老師比父母堅持,說到做到的老師不多,但我是。我的學生踏出校園擁有的是帶得走的能力,在校園中內化,在生活中深化。

職場上,我是老師,不是母親,或許帶平平安安飽嘗挫敗,勞心勞力,每當聽到學生叫我仙女媽媽,造成我很大的心理負擔,「媽媽」留給我的兩個孩子叫就可以了。

終究,還是家庭教育最容易得分,高中老師三年來只能盡力助攻,讓孩子各自帶走不同的能力,家長仍是教育孩子的關鍵人物。

老師教得少,學生學得好

培養能力從日常做起,早自習、午休、國文課、班會課、所有可能機會教育的時間都是重要的起點。

我很少在課堂說笑話,那不是我擅長的。我上課的時候很嚴肅,不掌握進度,只掌握時間,一節課只求懂一個觀念,學生會因為討論「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放慢課堂速度我也不以為意,超乎我原先設想的答案如雨後春筍冒了出來,才會讓文本出現漣漪,我們不是作者,卻可以在文本中找些蛛絲馬跡還原當時的所有可能。這通常是我覺得最棒的一堂課,成就感最高,「老師教得愈少,學生學得愈好」

仙女學生帶得走的十個能力
                                                                                
我讓學生們寫下:「仙女學生帶得走的十個能力」,讓他們與自己對話,自我覺察這兩年或三年的改變,作為高中的畢業禮物。

將來萬芳高中會以這些孩子為榮,我會微笑地說:「他們是仙女的學生。」           

                                          
圖:翁詩茵
詩茵:我教了她三年。高二到高三她都是我的小老師,從上課前到辦公室問我今天上課的注意事項、反應同學心聲到給予課程建議,甚至連白板筆汰換得頻率過高她都會提醒同學應該省著點用。她正面積極又上進,做事全力以赴,高一她看著其他同學的學習單說畫畫對她而言很困難,這是她高三期末的作業,詩茵在我心裡是最棒的。


圖:花巧馨
巧馨:高一到高三,她就是大家認為的好學生,文靜乖巧待人客氣上課專心、從不缺交作業、課業名列前茅,從她的圖中看出她高中的青春歲月大半的時間奉獻給學習單,確實也是如此改學習單改得煩躁與疲累時,巧馨的用心是支撐我的力量,寫作寫滿是日積月累的苦工夫,自我要求也是成功者必備的能力。
                                                             

圖:程昱翎

昱翎:她做了個比較表,比較仙女的學生與其他學生的不同她對人客客氣氣,保持著距離,不嘻笑怒罵,有一回她在自己的採買清單上寫著要買給同學使用的文具,用自己的錢買文具給同學用,善良的她心裡想同學經常向她借筆,她想準備好,讓同學隨時有文具可以使用。至於考試次數我們這兩年不曾買過大卷,她仍能次次保持全校第一名,足見她對於繁星的追尋絲毫不懈怠
                                                                                                                       
子翰:高二時學習單愛寫不寫的,行距字距大得不能再大,漸漸地他找到自己書寫的方式,畫個插圖加上解說,頗有漫畫的效果,這也是他學習單獨到之處。他也從國文課面無表情到舉手回答,找出錯處提出看法,直率地跟我說如果可以怎麼做可以更好,我和子翰的互動在於他的轉念,轉念正是成長必備的能力



圖:王鈺淇
鈺淇:把她的十個能力藉由立體的圖像表現出來,每一個能力翻開來都有兩項內容:一是她與其他高中生的直線比較圖,二是她的文字說明,重要處再標記螢光筆。鈺淇是天使,笑口常開,也是未來的小學老師她期望能到偏鄉任教,我為台灣的教育欣喜,也對於這兩年鈺淇的成長給予肯定,教出能表達想法的孩子比順從更可貴


嘉徽:將她的十個能力化為人形,最大的部份是同理心,她沒寫我還真不知道以前的她是怎麼樣的人。現在的我看她一如她所說的能夠善待特殊生,她會主動關心班上高關懷的學生,主動詢問輔導老師有什麼她可以幫忙的地方,這是輔導老師私下告訴我的能夠對人多一點關心,就能在文學作品中為生命找到出口,期望指考放榜後,嘉徽能如願考上師大中文系


馨禾:他的人形腦袋是創意,這是他獲得最多的能力嗎?雖這麼畫的,但在每一個細項間,各自標記了二至100萬顆星,足見星數愈多的才是他真正想表達的。馨禾是個溫暖的孩子,他能夠看出班上誰需要協助會發自內心的為對方多做一點,這樣的孩子在班上會起帶頭作用,也希望馨禾指考能夠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學校,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有溫度的人。


圖:江天晴
                                                                                            
天晴:寫這張學習單時她正準備指考,那一大堆的線條是她紛亂的情緒還有不想讓我傷心無奈寫學習單的心情 第一點寫著承擔責任,源自於高二以來四個學期班上每次有事,她首當其衝的被叫到學務處。她因為遲到寫的六百字稿紙不曾少過,拿了就寫,寫完就交,到後來她有事就寫寫讓我知道,寫給媽媽也寫給自己,文字會伴隨她一輩子我說:「天晴你再忙,都要讓書寫陪伴著你。」她總會在學習單上寫著:「謝謝仙女」。

圖:游芷晴
芷晴:用電腦輸出的學習單是芷晴很大的改變,她逆來順受,能不說話就不說話,再困難的作業,她的抱怨絕對不會傳到我的耳朵裡。 直到我開始要求分組報告與心得上傳,她被迫改變寫作業的習慣,也不認為理所當然該改變,她不太有表情,但話裡有情緒,我說:「我等你,晚點交。」到高三,  她上台教課的表現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對比高二連舉手都不願意的她,我在心裡不知替她按了多少次的讚。 
                                                                                
圖:徐子涵

子涵:當了我兩年的小老師,她喜歡看書,也喜歡寫作,心細如絲,溫婉秀氣,活脫脫就像是動漫的女主角,偏偏她不愛面對鏡頭,合照裡的她隱隱約約的。 上課前她會先到辦公室找我,替我將課本與麥克風拿到教室,記得我前一天交代的代辦事項提醒我上課應該補充哪些資料,就像她說的我們在這兩年裡有著許多的故事,低調的她應該希望在我的部落格也能維持一貫的神祕        
圖:嚴鈺雯
鈺雯:當了三個學期的副班長,早自習鐘聲響起她就得登記遲到名單,也難怪她把「守時」「不鄉愿」放在前面,學生可能不了解不確實點名萬一出了事的後果,沒有人可以承擔,尤其班上高關懷學生不在教室很容易牽動所有老師的神經,鈺雯讓我不致過於緊繃,她會在最短的時間裡讓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此外,她願意在班上重大活動時號召全班善用她甜美的笑容讓全班做同一件事希望她坐上主播台的那一天也能發揮這樣的影響力
           
圖:江霽恩
霽恩「我想知道你到底具備哪十個能力,好好寫讓我知道。」霽恩是唯一一個我當面表達我希望能看到他這張學習單,對於作業能少寫他絕對不會多寫,對於籃球能打多久是多久。他是個好命的小孩,嘻嘻哈哈的,煩惱都在大人的臉上。他設計了十個能力的起點是「抗壓性」,我還記得他的第一張學習單把仙女的嘴化成血盆大口,可見我在他心裡有多麼的恐怖,而他在終點前寫了個「耶」,我想應該是不用再寫學習單了吧他知道我很在意他



怡安:在我眼中是個勤快又認真的孩子,每一次的學習單她都寫得滿滿的,像是滿漢全席,應有盡有,絕不混水摸魚設法找出其他同學沒想到的來寫就連暑假颱風過後我們一起打掃校園她都記得,高二下學期我跟其他老師設計得要死要活的<蘭亭集序>桌遊她也記得,我相信其他人也都記得,但怡安寫下來了,這就是怡安的用心
                                                     
圖:林渙庭
渙庭:從高一就是梳子與鏡子不離身,白色的球鞋沒有任何的汙漬,乾乾淨淨的,清清爽爽的他不來找我的時候,我也甚少主動打擾他,默默地,也是關心。只要沒看到他照鏡子,就是他的進步,自信從脫離鏡子那一刻起         
圖:陳嘉梅
嘉梅:是阿卡貝拉社的一員,在社團裡參與重要的決策,團隊合作對她是很重要的能力,有主見的她還要能包容不同的聲音,申請入學結果出來後,她認為這不是她想念的學系,毅然決然地放棄,轉而指考。懂得取捨何嘗不是過人的能力呢?


圖:鄭珮綺

珮綺:就是好媳婦的典型,放學提前十分鐘去交通隊執勤,這差事她也不覺得苦問她什麼事她都捂著嘴瞇起眼笑,在我們這些師長面前,都是我們主動說,她聽。當美術老師跟我說珮綺寫了卡片感謝他,印證珮綺自己寫的:「在心中感謝幾千幾百萬次,也比不上一次親口說或寫卡片,即時的傳達感謝與祝福,讓自己和朋友或師長之間更有溫度。」對珮綺而言真的是很大的改變,我替她感到高興。  


圖:朱澤林
澤林:澤林這次的學習單一寫就寫了滿滿的兩頁,我邊改邊哭,臉上滿滿地是感動的淚水。她說:「因為我這學期國文想要過。」「我這學期的學習單都有交耶。」原來如此。我很喜歡澤林,天真可愛,帶著豐盛的早餐遲到走進校園,她告訴我早起對她有多麼的痛苦,起床後常會不小心又睡著,高三倒是準時上學了。從上學遲到到作業遲交有自覺的改變讓我更愛澤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