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不再當媽寶?媽媽放手,孩子自有幫手

自己的備審資料自己做

小安媽媽:「自傳是他自己寫的,我稍微修改一下而已,不知道會不會太幼稚?」


小安的備審資料,文從字順,我只稍微改幾個字,比我想像得好很多。

小安媽媽:「這兩年在妳的調教之下,他的作文進步很多耶!」「以前哪有辦法寫這麼多字,而且還滿順的。」

特教老師:「自傳是仙女幫小安寫的嗎?」

我:「不是。是他自己寫的。」

特教老師:「寫得很好。」

小安,這兩年持續練習寫作,段考也不例外。

課堂上的特殊生像看戲的觀眾

林口特教女師圍巾上吊不治(新聞連結)這不幸的消息讓勞苦功高的特教老師上了新聞版面。

理想的特教師生比是18,我們學校高達121,其他學校甚至更高,身為專任教師的我能做些什麼?才能稍稍降低特教老師的負擔呢?

雖然,我只修過三個特教學分,畢竟國文教學是我的專業,不應該把學習國文的問題丟給特教老師。平常在教室裡,小安的學習已難跟隨同學腳步,他像看戲的觀眾,乖乖地坐在那,該配合就配合,他最擅長的就是安靜地學習,不停地用各色螢光筆畫著課本的重點。頭低著低著就不小心到另一個神祕的世界了,直到輪到他寫白板才又回神,這樣的輪迴一堂課好幾次,我總會刻意記得他



十一次量身設計的段考卷

高二到高三,共十一次段考,小安終於可以擺脫當觀眾的命運,專心地演一次主角好好地在七十分鐘裡面參與表演工作,有了自己發揮的舞台。

第一次幫小安出考卷,花了我四個小時,所有段考範圍都出了一些題目,題目型態是選擇、默寫和問答。我發現這樣的負荷量對他太重。逐步縮小範圍,題目也增加了是非題,問答題比以往更多,相較於知識的累積,我更著重小安的表達能力。日常多觀察他的學習,到後期,出考卷時腦海裡就浮現所有想出的題目,文思泉湧,工作效率極高,一小時內完成

題目雖不同但要求與其他學生一致

我:「小安,你為什麼沒有寫滿?」

小安生氣地回答:「我就是不會寫嘛。」

我:「你拿回家寫,不要問你媽媽,星期一給我。」

我生氣地問:「小安,考卷咧?」

小安抓頭:「啊!我忘記了。」

隔天,他拿來的考卷空白,他堅持不會寫就是不會寫。我一題題地引導,那你還可以怎麼做?他回答了。那做了這些你開心嗎?他回答了那你怎麼表現你的開心?他回答了。......最後,小安的考卷被他的答案填滿了。



從此以後,小安的每一張考卷都是寫滿寫好,我更明確地知道他在想什麼,該怎麼更增進他的表達能力。同時,也要感謝小安媽媽給了我很多支持,在我怒氣沖沖的時候,她沒有認為我欺負小安;在我嚴格要求的時候,她沒有認為小安理所當然應該不會媽媽放手,孩子自有幫手。」


能改變的只有我們自己

恭喜小安申請上了離家近,且是他喜愛的設計學系,所有教過他的師長都為他高興

教育環境的改變極為緩慢,能改變的只有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