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教書十五年,學生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

任重道遠的任務

今年,首度擔任全國SUPER教師評審。


去年,先答應了台北市教師會,因而無法擔任全國SUPER教師評審,謝謝全教總今年還記得我。


我遇過最沒架子的訪視委員

前年,我的訪視委員是輔大的戴伯芬教授與后綜高中的戴金鼎老師。

老師12:30就到學校了,很客氣,要我別太麻煩,別花太多時間招呼他們;我擔心訪談過於耗時,老師說不礙事,結束前還提醒我,還有什麼想說,但還沒說的。老師們離開學校已經17:30。一整個下午,又充實又疲累,好像當老師的理想抱負都被傾聽與接納了,沒選上也了無遺憾

那天下午,不像訪視,像是交流,兩位老師很親切,我不記得觀課時我上哪一課?一點印象都沒有了。事隔兩年,當天訪談的記憶像泡了水的講義,糊了。感動還在。

不期而遇的師生

今天的評審會議,鄭邦鎮老師坐在我對面,老師看起來氣色很好,也記得我的名字。老師跟我分享謝師不必宴(原文連結)的理念。還提到真理大學台文系陳凌牧師創立第一個體制內的台文系。老師跟我說:「你們,都是我的驕傲。」


我順路載老師到下一個開會地點,當老師向我致謝,我想到大學時期老師為理想衝鋒陷陣的慷慨激昂。



評審想看的不過就是最真實的教學現場

采玲說:「仙女,學弟把你講得好好喔,我聽了都哭了。」

我問哲宇:「你那時候到底跟訪視委員說了什麼?學姊都哭了。」他一貫靦腆地笑了笑,含蓄地像什麼都沒說。

我唯一記得當年戴金鼎老師問我如何讓一般生能夠接納特殊生?

當天我們班有一位比較不受控的特殊生參與座談,果不其然,出現了不該出現的荒腔走板。但是,同學們卻包容這個特別的孩子,沒有負面的情緒,沒有攻擊性的語言,和善地提醒他要注意態度與措詞,「包容不縱容,記得要教育」。這個問題也讓我反思了我教學的獨特。

只有學生才能讓老師發光

謝謝兩位戴老師的美言,我入圍了全國SUPER教師決選,教師節前夕得到全國SUPER教師獎評審團特別獎。
  
很多人問我:「怎麼能夠得到這個殊榮呢?教書十五年,學生教會我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是學生的光讓老師被看見,是學生成全老師的教育理想」。我以我的學生為榮。
  

今年,我要像兩位戴老師一樣,當個優質的評審,看到學生與老師相互映照的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戴金鼎老師回覆

這三年來我一直擔任super教師的評審
我很慶幸自己能獲得這個職位
因為我可以看到更多感人的故事
當評審時我會有一個特別的習慣
就是用黑暗大魔法召喚
召喚二十五年前的那個小屁孩來上課
如果那個小屁孩願意乖乖聽
那這個老師肯定不簡單
我走遍台灣還有外島
當過20super教師的評審
如果硬要我選一位上課最特別的老師
我會把唯一的一票投給這位仙女老師
因為沒有人可以把國文課上成那種樣子
把一堂課變成綜藝節目
這需要備課多久?

我很機車的偷偷抓了一個隔壁班不認識的學生
他不知道我是評審
我問他:隔壁班這個老師每次都是這樣上課嗎?
這位學生很激動的說:對啊!每次都這麼誇張,搞得像綜藝節目,好幾次上課要睡覺都被她吵醒!!!

如果當年我其他科的老師也像余老師一樣,讓我願意讀書,我現在應該不會當老師了........

我非常推崇仙女老師的教學方式,如果有緣,真的可以邀請仙女老師到您們學校分享,您們就會知道我所言不假~~~

我還可以買一送一,舉凡邀約仙女老師教學分享的學校,我願意到貴校唬爛一次
台灣真的有太多像仙女余懷瑾老師一樣優秀的老師,這也是不斷鼓勵我們成為更好的老師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