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別傻了,人生本來就不公平!善用三個原則,別再把「分數」視為「公平」的唯一理由

分組活動中為了分數據理力爭的小女生

芊惠:「仙女,不公平,為什麼我們這組沒加分?」


我:「王芊惠,你這麼兇我會怕耶!」、「你也會對別的老師這麼兇嗎?」 、「你敢對偉君神(導師)這麼兇嗎?」

她大多坐在教室前兩排的中央,近170公分的她,激動時會站起來,指著黑板,指著我,我提防地連名帶姓反問她。

她:「你跟別的老師不一樣!」
她略帶靦腆地說:「仙女,我沒有兇你!」

她就像顆炸彈,隨時引爆。
  
最在意公平與否的往往都是「好」學生

芊惠是個「好」學生,課前會預習,上課會提問,課後作業不馬虎,成績優異。上課時,同學們譏笑某個老師的教法,天生大嗓門的她毫不矯情地向同學們開炮:「老師很認真,是你們沒仔細聽他上課」,這若是為我平反的學生,我痛哭流涕,三天三夜。

這麼「好」的學生,卻老是小鼻子小眼睛在意區區兩分,要求「公平」,我一貫的回答都是「人生本來就不公平」,學著自我調適,嘗試面對問題,才是真實的人生。

因人而異的評分標準才是教育迷人的地方

學生要任何分數,只要講得出理由,我是非常大方的,「在意你的在意,成全你的在意」。

慢條斯理的榮昇我會等他寫完白板;天真的妤宣說得通的答案都能得分;珮珊帶著白板衝到台前,我也一定會買她的帳,尤其週五她會比平日還要狂熱。偏偏,我經常沒看到芊惠的白板,她不服氣,又跟我要那兩分,我不太搭理她,她會再叫我一次,我繼續下一題。她器量大就翻白眼不跟我計較,不然,就站起來嘟囔兩句。我想帶著她看到分數以外的視野,尤其像她這樣的「好」學生。

這兩年,每次面對她的質疑,我很少直接地給她那兩分,時間的濾網微細地篩出兩分之外的情緒,嚴格地萃取兩分之外的自省,她愈來愈少要那兩分,她愈來愈少站起來要,反正我也不一定會如她所願。

當她開始有意識的轉變

高三最後一個月,芊惠迅速地放下白板,擦掉答案,繼續下一題,不再強求那兩分,依著課堂節奏,往前答下一題,不再停在原點,不再困於分數,她的天空豁然開朗,臉上的線條多了點溫柔。

我說:「芊惠,你變了。」她朝我笑了笑。

太過在意分數難以體會人文之美,不被分數左右才能游刃有餘地學習。我想教她的,畢業前夕,她學會了。

經過漫長等待終於聽到真心話


芊惠繁星就上了最南端國立大學物理系,認真態度不減在一分鐘自我介紹中,她是唯一一個自備海報上台的,這麼好的學生怎麼能不多愛她呢?


芊惠:「是我運氣好,遇到好老師。」

我:「唉唷!『惠』說話了耶!」


芊惠:「我有認真向仙女學習ㄉ。」


善用三個原則擺脫學生過於重視分數的後遺症

芊惠的改變,是必然,不是偶然。善用三個原則就能甩掉因分數隨之的現實功利與患得患失。
  
一、分數是策略,不是目的正增強才能強化學習

二、得高分是為了自我實現,並協助同儕建立自信。

三、分數評鑑因人而有所異,不求公平,但求服眾。 

讓每個學生「被看見」才是分數的價值。
--------------------------------------------------------------
以下是我發文之後,芊惠FB的回應,經她同意轉貼於此:

還好,仙女沒有醜化我

說真的,在仙女的課上我學到超多的誒

最重要的應該是這兩年的國文課改變了我對『學習』的看法。我之前都覺得分數非常重要,重要到對,仙女妳知道的,會讓我有點激動。雖然我都自我催眠,不要太在意分數,顯然效果不彰。但是,經過這兩年,我發現分數不一定能表現我學到的東西,因為有些東西是那些數字無法表達出來的。還有,仙女也幫助我了解自信是啥東西,不是一定要靠那些數字才能肯定自己


而且,國文課也改變了我對『教育者』的看法。畢竟我之前唸的是升學國中,所以我一直認為要把課本教完,一天到晚考試,丟一堆考卷的老師才是好老師。但,很顯然,高二國文課完全不是這樣。可是,我從這兩年的課程我卻學到如何思考,如何去當個發光體,這反而是對一個人人生有幫助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