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把三類組當一類組教的國文課,讓他只想念中文系

為什麼家長要傳訊息給我

立恆:「仙女,我媽傳訊息給你,你有沒有看到?」

我:「沒有耶。」

立恆:「可能你們不是好友就沒收到吧。」

我:「你媽找我什麼事?」

立恆:「不知道耶。」

我打了電話給立恆媽媽。

從辦公室到教室的路我們一起走了一年多

高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立恆每天都會在上課鐘響後和天駿出現在我座位旁,我們從三樓辦公室一起走到四樓308教室若有課業上的問題要問我,他們則會在鐘響前出現在辦公室。

他們問我:「仙女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這裡。」

「對喔!為什麼?」

「我們是特地來接你的。」我止不住大笑掩飾自己的後知後覺,「我以為你們是順路過來拎我上樓的呢!」

這一段路,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從天氣、課業、交友聊到未來,他想念中文系,我也覺得中文系很適合他,我擔心他父母會有意見。

「這一小段路因為他們的陪伴成了我生命中值得記憶的時刻。」

上課反應快作文頻卡關

立恆上課反應很快,筆一拿立刻把答案寫在白板上,我沒教過的篇章他也能讀懂,教過的文學作品也能舉一反三,從<庖丁解牛>解釋莊子的<齊物論>,再回想蘇軾的<赤壁賦>,日積月累,他的國文比起同儕佔了極大的優勢。

他習慣用鉛筆寫作文,力道輕,字又小,我常說「你再用鉛筆,我就直接打0分。」我們就維持著他用鉛筆,我給0分的傳統,他不覺得我無理,我也不覺得他無禮,我們望到對方對自己的包容,聰明的他倒是記得學測不用黑筆0分的提醒。

即使立恆課堂能夠舉一反三,作文卻不見起色,他的人生挫折不值得一提,對籃球也稱不上狂熱,取材始終是很大的問題高三上學期末寫了他的信仰,平和恬淡的文字是家庭教育與教會的滋養與潤澤,立恆會寫作令我驚喜。他擔心地問我:「寫這個不是很奇怪嗎?」「正因為信仰深植心中,讓你成為與眾不同的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怎麼會奇怪呢?」


我的任課班,國文最高級分出現在三類組

立恆是我高三兩個班級中,學測國文級分最高的。他申請學校的表單上六個校系都是中文系,填表時他也沒問我我自己念中文系的,從來不會說念中文有什麼用,我常說「只要你喜歡就會有用」。當然周遭有許多雜音請他考慮其他「有用」的學系。

媽媽:「立恆義無反顧地說,他的第一志願是中文系。」

媽媽「我們很支持他唸中文系,念他想念的。」

我:「媽媽您們好開明喔。」

媽媽:「老師您對於立恆的影響力,真是不容小覷!再次向老師您致上我與立恆爸爸的感謝!」

親愛的立恆我也想謝謝你

很多事怎麼開始的我都不記得了。

308的講台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會分開,我的高跟鞋跟經常卡在微小的縫隙間,險險跌倒,全班會異口同聲大喊「謝立恆」,他再裝無辜地到台前來蹲下,費力把講台合起來有一陣子我上起課來如履平地,學生說:「立恆上課前就把講台先合起來了。」這就是我認識的立恆。

我根本不知道我影響了立恆什麼?他從來也不曾告訴過我,「我知道他是我的學生,不管他未來怎麼走,都會是我樂於見到的樣子。」

尊重孩子的決定,他會找到自己的價值

媽媽的簡訊是223日傳的,都三月中了我才看到,還好也不算晚

能讓我們親師生彼此心存感謝的原因有三個:

一、老師的鼓勵讓孩子認識自己的長處與價值。

二、學生願意嘗試並勇於表達自己內心的渴望。

三、家長樂觀其成成為孩子最穩固的精神力量。

立恆的媽媽不只一次說「謝謝」,我也不只一次回答「應該的」

我也想跟立恆媽媽說謝謝,謝謝您把孩子教得這麼好,教到他感覺很幸福